• 栏目菜单
【 字号:

政绩考核一年之变 

2015/3/23  发表部门: 

政绩考核一年之变
——各地改进政绩考核工作新观察


当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当抓好党建是最大的政绩成为时代命题,当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号角嘹亮吹响,作为“指挥棒”、导向标的政绩考核,该如何革新优化,从而为各项重大战略部署落地提供强劲的动力和坚强的保障?
这是各地交出的最新答卷:自2013年12月中组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以来,各地结合实际不断淡化、优化GDP指标,增加党建、法治考核内容力促全面发展;根据不同地区发展定位、资源禀赋,实行差异化考核,不再“把泥鳅扯成黄鳝一样长”;坚持考少、考精、考重点,把“散射光”变成“聚光灯”,让“指挥棒”导向作用更显著……
政绩“量尺”校正一年多来,催生政绩观的革新与发展观的嬗变,广大领导干部心中有数,脚下有路,干劲更足,各项改革举措落地有声。

理念变了——
从唯GDP到“十指弹琴”

满目青翠,潺潺溪水穿村而过,对水质要求高的石斑鱼不时可见。走进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枫树岭镇陈家源村,一派秀美风光。村委会主任汪维根介绍:“去年,村里投入60多万元治污,家家户户的生活污水都被管起来了。”
陈家源村对环境的重视,与考核的变化有关。
2013年,杭州市启动实施“美丽杭州”建设计划,把坐拥千岛湖的淳安县确定为实验区,目标是将其打造成“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样本。杭州市取消对淳安的GDP等主要经济指标的考核,将考核重点放在了生态保护等方面,从而让淳安保护好千岛湖流域——这个长三角地区的重要战略水源地和生态屏障。考核标准调整后,环保措施层层细化,保护水质被写入村规民约,全县水质稳定向好。
“量尺”在变,皆因现实在变。
随着近年来资源和环境难以为继,纠偏“GDP崇拜”成为共识。2013年12月,中组部印发的《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不简单以GDP论英雄。一年多来,各地围绕“突出科学发展导向”这个核心,纷纷调整考核指标,让考核“指挥棒”更科学——
一方面,GDP所占权重明显“缩水”。2014年,陕西将GDP分值由8分降为6分,各市GDP只要达到全省平均值就视为完成任务,超额完成任务不再加分。沈阳调低了经济发展的考评分值,取消了GDP增速奖。福建省取消了对34个限制开发区域县(市)的GDP考核。
另一方面,任期内举债、资源消耗、消化产能过剩等约束性指标权重不断加码。2014年,四川对发展成果的考核要看生态保护、主要污染物减排、环境质量。贵州将城镇污水处理率、城市(县城)环境空气质量达标率等指标纳入市县经济发展考核体系。
指标的调整折射出新变化: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下,各地正克服“速度情节”,为经济结构转型腾挪出空间,更加注重质量,改写旧有的不可持续发展模式。
除了经济指标的调整,一年多来,政绩考核工作另外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党建、法治内容被纳入各地的政绩考核单,并赋予较高权重——
按照“抓好党建作为最大的政绩”的理念,河北省调整考核指标体系,将党建列入设区市、县(市、区)委书记、省直部门的定量指标体系,并细化为宣传思想文化、统战工作、组织制度建设、基层组织建设、干部选拔任用和人才队伍建设等党务工作情况。陕西省在2014年度目标责任考核中,将党建工作考核分值由市(区)7分、省直部门11分统一调整为13分。
根据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把法治建设成效作为衡量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工作实绩重要内容的要求,青海省把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的具体措施和实际成效,纳入对市州、省直部门领导班子政绩考核指标体系。湖北省从2015年开始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在依法行政、公正司法、法治社会及队伍建设等七个方面实行分级分类考核,并将其他考核中涉及法治建设的内容,统一归口到法治建设绩效考核指标体系中,占有足够权重和分值。
加减之间,体现导向——
“抓好党建就是最大的政绩,不抓党建就是最大的失职。把党建纳入考核,必将推动各级党组织切实履行好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政治责任,为建设良好的政治生态提供保障。”湖南省安乡县委书记宋云文说。
“依法治国将护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过去,由于缺少应有的约束力,以破坏法治为代价换取经济、社会一时发展的现象并不鲜见。将法治纳入考核,将倒逼各级领导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加强法治思维,提高依法办事能力,自觉依法行政。”江苏省新沂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杨远朝说。
考核“指挥棒”所指,各地纷纷“赶考”——
春节前,浙江平湖市曹桥街道百寿村党委书记陆叶根冒着小雨,敲开了村里一个个困难党员的家门。平湖推行基层党建责任清单考核,要求村党组织书记每年要走访农户不少于总数的50%等,基层党建工作开始呈现新的格局。
由于村上实施的项目工程款未兑现,四川阿坝州汶川县映秀镇渔子溪村村民刘志福多次上访。去年以来,阿坝州加强对依法治州工作的考核,镇上的律师和政府工作人员找到老刘了解情况,督促村上加紧兑付,老刘被拖欠的550元欠款终于拿到手。

方式改了——
从“一张试卷”到“量体裁衣”

“明明条件和别人不一样,还非要考核一样的指标,这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因前几年考核实行“一张试卷”考全体,由于工业基础薄弱,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兴胜乡党委书记杨正伟曾苦不堪言。
考核是“指挥棒”,考什么,干部的工作重点就是什么。过去一些地方在考核指标体系设计时,一个漏斗向下,没有区分各地地域特色、资源条件,而是“一刀切”,让“踢足球的”和“打篮球的”比赛,导致了一些地方杀鸡取卵、竭泽而渔,急功近利上项目。
为防止“把泥鳅扯成黄鳝一样长”,去年以来,根据中组部《通知》精神,各地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层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职责要求,设置各有侧重、各有特色的考核指标,实行差异化考核,引导科学发展——
湖北将市州分为四类进行考核。厦门市划定优化提升区、重点发展区、协调发展区、生态保护区四类功能区,按照“指标有区别、权重有差异”原则,在考核中设置了共同指标、差异指标,既保证基本目标任务,又明确各区特色重点。针对贫困县的考核,贵州取消了10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GDP考核指标,山西省36个贫困县也卸掉了GDP考核包袱,开始转向把扶贫开发作为经济社会发展实绩考核的主要内容。
从“一张答卷”到量体裁衣,各地宜工则工、宜农则农、宜游则游,迸发出蓬勃的发展活力。
“有知名央企入驻园区或者引进10亿元以上的投资项目,年终考核时可以享受加分激励。”江苏省宜兴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朱晓晔说,宜兴市去年开始实行分类考核,对山区镇侧重考核生态保护、旅游产业发展等;对重点园区重点考核工业经济方面的指标。鲜明导向之下,山区乡镇充分开掘文化历史和生态优势谋发展,开发区紧盯新兴产业,引进了宝山钢铁、国电集团等企业入驻,形成了新能源产业集聚区。
领导干部被“松了绑”,如何防止工作惯性带来的“速度情结”,只谋显绩、不重潜绩?百姓无疑感受最深也最有发言权。对此,在考核中,各地纷纷加大群众评价力度。陕西省在2014年度目标责任考核工作中,将目标任务考核和社会评价的分值权重由90∶10调整为85∶15。其中,社会评价分为市(区)和省直部门工作满意度公众电话访问调查,省党代会代表、省人大代表、省政协委员评价和市(区)与省直部门互评。咸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严维佳说:“这就要求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要紧紧围绕群众所思、所想、所盼、所需,工作方法、工作方式都要从务实、便民角度改起。”

项目精了——
从多头繁琐到统筹精简

又到了年度考核时间,湖南省湘阴县石塘乡党委书记吕乐,感觉2014年不一样了。“以往要忙着迎接各个部门的年终考评、检查。现在,仅用了半天时间就完成了所有检查,省时高效。”
2014年,湘阴县改革年度考核检查办法,检查项目由过去的近40项缩减为15项。同时,为提高效率,该县将信访、安全生产、控建拆违治违考核项目“打包捆绑”,利用5天时间,实行一次性综合考核,有效减轻了基层的负担。
考核过多过滥,一票否决过多,是基层干部反映强烈的问题之一。2014年以来,各地坚持考少、考精、考重点,加强考核统筹,力求简便易行,切实解决基层迎考迎评负担问题——
重庆将针对县区的271项考核评价项目大幅精简至27项。山西“瘦了”近20%的指标,将产业转型、生态文明、城乡统筹、民生改善设定为一级指标,进一步突出了重点。湖北对2014年市州党政领导班子考核指标体系作了较大幅度调整,由2013年的46项减少到39项。四川取消名目繁多、导向不正确的考核,指标数量大幅减少,同时,简化考核程序,实行年度集中考核。
“把‘散射光’变成了‘聚光灯’,让区县更明白能干什么、该干什么、干好什么。”重庆市巴南区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说。翻开重庆市对各区县的考核项目,由过去的厚厚一本书变成薄薄几页纸,主要发展目标一目了然,“指挥棒”导向和激励作用更显著。
指标精了,含金量显著增加。如何防止抬起的“板子”,落不到身上?各地纷纷立下“硬杠杠”,要求严格兑现考核结果,对优秀者激励,对结果“不理想”者铁腕问责。2014年年中,贵州省委组织部部务会对上半年省管干部勤的专项考核情况进行了专题研究,对测评分值较低和反向测评反映集中的干部进行了约谈提醒,同时将考核情况反馈被考核单位党委(党组),有效避免干部管理与使用脱节。
劲风满篷快行舟。一年来,政绩考核不断改进、优化,有力地促进各级领导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增强经济社会发展的活力和内生动力。这正为中国转型发展精彩“蝶变”奏响嘹亮的序曲。(信息来源:2015年3月20日中国组织人事报)